Acrotomophilia

裂痕,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

Orm没有想到Arthur会放过自己,更没有想到他会带自己去酒吧。


海王领主要是知道自己喝醉了后戴着假发放飞自我还被Arthur拍下来带回去给亚特兰娜看,一定会把三叉戟插进哥哥的脑门儿里。

海王/Authurm 碧蓝之海


此篇为亚瑟视角

此篇主兄弟情(因为一写黄暴了就翻真的很焦灼

都是意识流 

不喜勿喷 谢谢



1.


亚瑟初见奥姆,便移不开眼了。


十几年前,维科告诉自己母亲被献祭给凶残的海兽,过去日日夜夜渴望与母亲重聚的心情骤然凝固,随之而来的是愤恨与无止尽的悲痛。

过了很久,久到他以为自己将永远沉沦其中时,他突然记起,自己还有个弟弟。


一个亚特兰蒂斯女王和国王的弟弟。


亚瑟开始想念他,维科口中的奥姆王,即使他从未见过他。亚瑟从小到大,都是个听话的孩子。父亲坚守在灯塔等待母亲,他不忍心再向他索取关心和爱,虽然父亲永不吝啬。

十几岁的亚瑟,心疼自己的父亲,也心疼自己。




奥姆会是什么样的呢?他会像我一样强壮吗?他也想见见他的哥哥吗?




日日夜夜的海边,亚瑟窝进自己柔软干燥的床,望向窗外黑黢黢的天空,没有一颗星,风阵阵吹来,亚瑟常在海的味道里入睡。




也许我是陆地上的野孩子,他是碧蓝之海的小王子。




亚瑟抽抽地笑,越发想要见到自己的弟弟。





2.


亚瑟预设过很多次自己和弟弟见面的场景,却唯独没有想过自己会和他站在对立面,阻止他,打败他。


亚瑟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被铁锁牢牢地缚住。


“欢迎来到亚特兰蒂斯,我陆地上的杂种哥哥。”


低沉平稳稍带磁性的嗓音吸引着亚瑟抬头,下一秒,亚瑟感觉自己被一只海兽掐住了脖子。

他曾以为奥姆和自己一个吨位,强壮而有男子气概,作为亚特兰蒂斯现任王,应极具威严。


可他眼前的,是一个不算太壮的年轻人,每块肌肉的轮廓都刚刚好与他年轻而柔软肌体相称。奥姆身着金色铠甲,金色的编发整整齐齐地梳在脑后,他肤色极白,有着海底种族与生俱来的阴柔之美。


亚瑟在一瞬间失去了语言。


“这里不属于你,野种,滚回你的陆地上去。” 奥姆王毫不客气,更别说有半分对待兄长的尊敬。

亚瑟内心蹿起一团怒火,他用力地试图挣开铁锁,以肉身之力向前一冲,来到了奥姆的面前。



然后他又一次倒吸了一口气。





3.


亚瑟觉得挺对不起湄拉的,这个只要是个人都觉得美的公主,竟在自己眼里比不上奥姆的一根发丝。

近看自己的弟弟,这个身上流着和自己相同的一半血液的王,亚瑟内心涌起一股从未有过的感动。


他的鼻子很挺,他的嘴唇挺薄,他脸上的表情严肃。



以及他的那双眼睛。




一个从未到过海面看过一眼天空的海底贵族,为什么眼睛却比天还蔚蓝,比海还深遂。




他的一双眼,亚瑟在二十年前见过,那是一双他永不遗忘,永远怀念的眼——母亲亚特兰娜的眼睛。


奥姆真的是碧蓝之海的小王子,他是上帝的恩赐。





奥姆不耐烦地盯着亚瑟失神的脸,皱了皱眉头。

当他正准备又一次恶语相对时,亚瑟打断了他。




“奥姆,你的眼睛和母亲的一模一样。”




奥姆没料到亚瑟会说这个,陷入短暂的失语。随即而来的是抑制不住的怒火,奥姆失去了冷静,他向前掐住亚瑟的脖子,低沉而又狠毒地说:


“就是因为你,母亲才会被处决!我从那时就恨你!”


奥姆王的一大禁忌,就是不准任何人在他面前提起母亲。



奥姆突然收起了失态的表情,脸色更加冷酷。

“带下去。”

他转过身,不再面对亚瑟,只留下一个背影。


亚瑟突然意识到,自己和奥姆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同样的执拗,也同样的孤独。



4.

亚瑟一向对自己的实力非常自信,他与超人交过手,与蝙蝠侠和神奇女侠合作,救起了核潜艇,打败过荒原狼。

至少在奥姆漂亮的翻身击碎母亲留给他的五叉戟时,他还没有意识到过分自信的下场有多难堪。


湄拉救了他,他们躺在鲸鱼的嘴里前往撒哈拉时,亚瑟突然开口。

“奥姆小时候是什么样子的呢?”


湄拉仿佛料到他会问起,叹了一口气。

“奥姆不是一直都这样的。在他母亲...你们母亲死之前,他也是个会哭会闹还有点调皮的小王子。那时候我们一起骑着小鲨鱼听女王讲陆地上的故事...”


湄拉顿了一下,双目有点失神,仿佛掉进回忆的漩涡。


“国王发现了亚特兰娜内心依然牵挂陆地,无法忍受她的不忠,便下令将她驱逐,作为祭品献给野蛮的海沟族。奥姆是看着母亲被压往那儿的...我从未见过他哭的如此伤心,他跪下来求他的父王网开一面,但最终只得在国王的冷酷无情下沙哑地啜泣。”


“那天以后,我再也没有看见奥姆哭过,也再也没看见他笑过。”



湄拉看着亚瑟,“亚瑟,即使他想杀你,即使他要发动战争,请理解他,请拯救他。”





“我懂,湄拉。”

亚瑟罕见地认真回答。


“Pain demands to be felt. But Orm is the last person who deserves it.”



5.



亚瑟见到母亲那一刻,心中想的竟是:奥姆一定会很高兴。

他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反常。

他以为自己是特别期待自己的弟弟,却发现对他有了超过界限的情愫,他很有魅力。

于是亚瑟开始用力掩藏,他命令卡拉森绝对不能伤害奥姆,他和奥姆对打时没用全力。

以及最后在甲板上,让奥姆输的体面。



奥姆命令自己处决他,依然那么骄傲,那么迫切。这是亚特兰蒂斯人的尊严。

但亚瑟不信这套。

管他什么亚特兰蒂斯人,他是我弟!

好不容易有了个弟弟,而且他还没有伤到自己半分,妈还找回来了,一家人团聚多好啊!



太阳从海面上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了,这是奥姆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在陆地看的日出。

然后他看见了从阳光里走来的母亲,依然那么美丽,那么庄严,那么优雅,那么温柔。

直到亚特兰娜握起奥姆的双手,奥姆那筑起十年的高墙轰然倒塌。



“亚瑟救了我。”

母亲的话如春风拂过自己干涸的心,奥姆如释重负,他哑口无言。

这么多年,都不如此刻。



6.


亚瑟给了奥姆三天时间消化,以及反思过错。

但他把奥姆想的太听话了。



走进水牢,亚瑟看到的是悠然在床上看书的奥姆。

褪去他银紫色的铠甲,着一袭深紫色的便装,牢狱里没有梳子,编发不再整齐,稍乱,几根金色的发丝垂下他的脸。



亚瑟走近他,奥姆放下书,整理了表情,一脸冷酷又执拗的看着他,做好讽刺的准备。




而亚瑟一个猛拉将他抱入怀里,胡子扎在肩头柔软的布料上,将头埋在奥姆的颈窝。

亚瑟的力气很大,奥姆发现自己没办法轻易挣开,有点恼怒。


“奥姆,我不想当海王,我只想当咱妈的大儿子。”

亚瑟吸了一口气。

“我只想当你的哥哥,把过去这二十多年你所有痛苦和孤独,都让卡拉森吃掉。我会保护你,迁就你,照顾你。我们一家人永远不会分开了。”



察觉怀里的人不再动,亚瑟抬起身来,他发现其实海水不会带走泪水,所有的黑暗过后都会有光明。


然后奥姆让他低下头来,在亚瑟的额上留下一个轻轻的吻。







海上的孤船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归宿,他不用在惧怕海盗,惧怕闪电,也不用再被迫运行在不属于自己的航道上。

自由属于他们,爱与忠诚眷顾他们,至此,他们可以放声歌唱这碧蓝之海的包罗万象。


而你只需坚信:你从未孤独。





                                                                   FIN

怎样的帕翠我都喜欢的紧 他真好看真的 

[毒埃/Veddie]Drugs in the nightmare

Drugs in the nightmare


Venom & Eddie


BE 警告 没肉 剧情向 谢谢观看


 


腐烂的墙皮快要脱落了,廉价公寓里散发着水管爆开后把干净或不干净的地方都席卷过后的气味,仿佛将一个人扒得浑身都不剩,好的坏的都露出来了。垃圾桶里是吃光了的炸薯球包装袋以及他从来就不喜欢的巧克力——这样的甜,甜的让人忘却自己的处境。




Eddie躺在床上,瞪着眼睛数着天花板上的裂纹。


静默的夜里一切都变得那么响:窗外逼仄街道上醉汉们的胡言乱语,楼上的哥们儿不知道在和第几任女友共度良宵,耳边的蚊子仿佛在争先恐后证明自己的存在感。




“Venom,你说点什么吧。”


一片寂静。


Eddie有点想笑。


还是睡觉吧,睡觉就没那么心酸了。




                                   一


 一阵剧痛刺醒了Eddie,他低头一看,胸口被钢板贯穿,乌黑的鲜血正要喷涌而出,身边是海洋以及那支火箭——即将灭亡而不甘心地顺走了毒液的那个终结。


Riot正在往上爬,这一幕幕刻骨铭心,Eddie想忘也忘不了。




Fuck,这梦怎么这么逼真? 


Eddie倒下的一瞬,他就知道自己将要重生,他知道Venom会从通风口爬上来,趁他还没咽气,又拯救他一次。


这是Eddie无法释怀的梦魇,是日日夜夜折磨他的罪恶之源。




黑色的触须慢慢地滑了过来,冰凉的液体包裹住Eddie,他睁开了眼。


液体将他完全包裹在内,他拔出胸口的钢板,像那远去的身影发出一声怒吼。




“No,Venom。”Eddie闭上眼,痛苦地说。“Venom,别去。”




“Pussy.”低沉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




接着便是一跃,Eddie发抖,他没有办法再感受一遍。


Calton、Riot化为灰烬。


他的Venom也将消失


就像没有来过一般。




Goodbye , Eddie 


Eddie望着那黑色的液体为保护他而逐渐消失在火焰中,绝望地下坠着,想要去触摸,去拯救,去赎罪,但只能任凭自己如落叶般下坠。


Eddie早就知道这结局,可他没有勇气。




“I love you, Venom.”


Eddie坠入了海里。






                                二


Eddie睁开眼,推开了眼前的Anne,昏暗的天空像一张用过的保鲜膜罩着这片森林。


Eddie有点喘不过气来,他发现这里的时间在向前走。




“Anne,你怎么在这儿?”


“Venom带我来的....Oh我刚咬掉了那个人的头。天啊....”Anne害怕地看着那具无头尸体,拼命压抑住自己呕吐的欲望。


可是Eddie没有心思安慰Anne了。


因为Venom告诉他,他们要去干掉Riot。


黑色的流体从脚踝向上延伸,覆盖住Eddie的身体,他被动地扔下Anne,向森林外跑去。




“No,Venom,我们需要谈谈。”Eddie拼命想要控制自己的双腿停下。


共生体感受到宿主内心的挣扎与恐惧,逐渐停了下来。


“Eddie,我们没有时间了。”Venom凝聚成他令人震慑的模样,在Eddie面前等待他的答案。


“你不能去。我不能看着你死。”


被人类称作眼泪的液体从Eddie眼角溢出,Venom第一次感觉到自己也会有情绪的波动。


高等生物不应该被情绪掌控,Venom破戒了。




“我不会死。”


Venom伸出舌头,将Eddie的脸舔了个干净,在Eddie呆滞的片刻,温柔地将舌头挤入了Eddie微张的嘴里。


“Eddie,我们是一体的。”共生体通过大脑给宿主传递着讯息。


“我不会让我们死,因为你是最好的那一个,没有谁比你更好。”




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只剩下远方的点点星火漏过森林的缝隙映在Eddie脸上,他突然被拉扯进了回忆的漩涡:六个月前因为揭露Calton的罪行而丢掉了工作, 失去了未婚妻,落魄得只能靠便宜的垃圾食品来度日,住着肮脏的廉价公寓,日日忍受着邻居的噪音——直到眼前这个外星生物闯进了他的生活,不,应该说是Eddie主动的。


他俩还没有达成默契,Venom就突然离开了,为了保护地球,为了保护Eddie,带走了Eddie生活中的惊喜和惊吓,带走了Eddie好不容易攥在手心的认同感和对生活的热情。


Venom的舌头在Eddie嘴里搅动着,像是在细细品味舔舐他最喜欢的巧克力。


Eddie突然有点感动,眼前这个杀人无数的外星生物竟然会如此温柔的对待地球上的一个Loser。


Eddie迎了上去,双臂抱住了Venom光滑的脊背。




Venom,你能听到我说话吗?你能感受到我的痛苦吗?


Eddie在脑海中近乎乞求般地询问着。


而Venom默不作声,更加用力的抱住Eddie,仿佛要把他揉进自己冰凉的怀里。




Eddie懂了。


那一刻,世界消音了。陈太太收银盒中的硬币停止了旋转,泥土吃掉了Anne高跟鞋上迷人的踩低声,对门房客的电吉他突然断了弦。


他想起了他们一起爬上那栋高楼,眼前的是这座城市最光鲜的面具:黑心商人、骗子政客、疯子学者用他们引以为傲的财富言论和冒险精神堆砌而成的梦想天堂。这张面具背后是张全是脓疮的脸——此时此刻,有人因为口角而被射杀,有人被拖进小巷里被醉汉轮奸,流浪汉在街角忍受寒冷和饥饿。


没有人在意他们,但Eddie在意,没有人敢打击罪恶,但Eddie敢。


这是Eddie要守护的城市,这是Eddie生来就注定要牵挂的事业。




而Venom也有那不可撼动的坚定任务要去履行。


他是守护者,就算这代价对他来说是致命的,他也会奋不顾身的奔向那烈焰,去完成自己的使命。






触须慢慢地向Eddie的喉管延伸,Venom像是要吸进他身上所有甜蜜的养分。


看来Venom还没有学会接吻,Eddie晕过去时想到。






                                 末


  Eddie拿着手机,打开了摄像,蹑手蹑脚地在实验室里行进。暗蓝色的光线掩盖着里面震惊世人的罪恶,正等待他一一来揭开。


但Eddie不想向前。


他知道,玛丽亚就在前面,Venom就在前面。




但他需要和Venom正式地告别。


Eddie走过去,她发现了他,她疯狂的敲着玻璃。


“Eddie,救我!放我出去!!”




Eddie退后了一步,心像是被毒液撕掉那样疼。


“对不起。”


“Venom,谢谢你。”




他顿了一下,


“我爱你,Venom。从来没有这么爱过。”


她安静了下来 ,盯着Eddie。




Eddie转身,飞快的跑出了实验室。


他一生都在做正义的事情,这次为了Venom,也破戒了。




也许这就是最后的告别了吧。

毒埃怎么这么好吃

#切爆##ABO#硝烟与酒 完结篇

硝烟与酒
完结篇

#切爆#
#ABO#
#OOC#



“我说切岛,做这么多次,你是故意的吧?”爆豪拖着脑袋凶凶地盯着他,眼底深处却是从未有过的温柔。
切岛这五大三粗的家伙,当然察觉不了爆豪态度的转变。

他与爆豪对视了一眼,突然扑了上去,死死地卡住爆豪,把头埋在他的颈窝里,头发蹭得爆豪脖子痒。



“爆豪...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切岛低低的声音传来,热气扑在爆豪的肩膀上,他刺激地缩了缩。
“我不知道会这样....控制不住自己...”切岛顿了顿,“你不要躲着我好不好……不要不理我...”

被压的喘不过气儿来,爆豪一把推开了切岛,脸颊的微红暴露了他的心思。



爆豪偏过脑袋,把手臂放在眼睛上,不去看切岛,他尽量温和地回复他:“别....自说自话啊……这不是你情我愿的事儿么……”




听到“你情我愿”,切岛猛地抬起头,难以置信地盯着爆豪,像是小孩子得到了意外的糖果一般,眼底闪着星星。

“爆豪,你喜欢我吗?”



被戳破了心中的秘密,爆豪内心涌起一股难言的愤怒,他赌气地不去看他,也不回应,Omega柔软的发情的躯体令自己无法用力,他只得咬着嘴唇遮住眼睛,等着下文。

可切岛不给他逃避的机会,他一把抓住爆豪的手臂,又压在他身上卡住了他,轻轻的掰过爆豪的脑袋,让他看着自己。




眼睛里的星星在升腾,璀璨又温暖。




切岛俯下身子啄了啄爆豪被昨晚的自己蹂躏得红肿的嘴唇,盯着爆豪的眼睛,鼻息打在他的脸上。

“爆豪,我喜欢你,我真的好喜欢你。”







----------------------------------------




初见时,一起战斗。爆豪一意孤行,切岛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指责他,只是笑了笑,“你真是男子汉,我和你一起。”跟在他身后,陪在他身边。

后来,就算因为切岛的信息素给自己招来了很多桃花运,也每天死皮赖脸地跟着爆豪。

帮爆豪做了那个以后,爆豪躲着切岛,切岛总是闷闷不乐,心心念念着两人的关系怎么会这个样子。

最后,不论发生什么,爆豪总把最大的信任交给切岛,切岛也把最大的温柔给了爆豪。







硝烟的味道弥散开来,与高贵的红酒交融,故事还没有完。

两人的故事才刚开始。




#切爆##ABO#硝烟与酒7-8


#切爆#
#ABO#
#OOC#
#车#




爆豪第一次接触诱发剂这种东西,药性看起来特别猛,直接让他晕过去了,头垂在切岛的肩膀上,平时的锋芒与戾气都褪去,只剩下皱着眉头的睡颜。

切岛托着爆豪的屁股,防止他滑下去,也不知自己到底是摸到了什么液体,匆匆忙忙地往小山坡下跑。爆豪的某个部位正硬邦邦地戳着切岛,切岛感觉自己快炸开了。
要是爆豪再次醒来,可能就会出事儿了。


折腾了这么一会儿,下午的课也不能上了,不过切岛腾不出手来拿手机请假,站在路口,背着爆豪,一时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还是把爆豪送回家好了……」切岛想了想,托了一下爆豪的屁股,往爆豪家跑去。



“叮咚叮咚....”切岛凭着记忆来到了爆豪家,一栋白色的小别墅,想着把爆豪交给父母看护。门铃摁了很久,却没有人应答。不过背后的爆豪却不舒服地把头抬起来,
“我家没人,别摁了,钥匙在我口袋里。”爆豪瘪了瘪嘴,声音听起来比平时多了几分粘腻感,“你背好硬,放我下去。”


放链接了:https://m.weibo.cn/5817199682/4159984818364681





---------------------------
今天看了羞羞的铁拳和英伦对决
所以写到这么晚
拖延症是个坏习惯
大家晚安!

#切爆##ABO#硝烟与酒6.

硝烟与酒6.

#切爆#
#ABO#
#OOC#



这种流氓,爆豪理都不想理。
他回过头瞪了那人一眼,瞧见对方只是个普通人,并非敌人,也不好动手,便低声吼了句:“滚。”用力地挣开了他的手。

没想到放在自己卫衣口袋里的抑制剂在大力下飞了出来,摔在了地上,又因人流拥挤,不知道谁踩了一脚。
它碎了,液体洒在了地上。



爆豪皱了皱眉头,转过身一拳揍在了男人的脸上,男人吃痛地退了几步,啐了一口,他飞快冲上前来,和爆豪扭打在一起。
好心情全没了。

站在路中间打架总是不好的,而由于法律的规定,不得随意使用个性,爆豪只得把那流氓引到路边揍。不过那人也有两把刷子,竟与爆豪势均力敌。
偶然一个瞬间,爆豪被近了身。只听那人嘲讽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雄英的学生就是了不起。你有抑制剂,难道我就不能有诱发剂么?”



爆豪内心涌起一股巨大的恐惧,可他还没来得及逃开,那人就把一瓶小小的喷雾拿出来,朝爆豪的脸上喷了一下。
细密的水雾散开,被爆豪吸进了鼻腔里,它们融进细胞,看似平常,却让爆豪产生了强烈的不安。



那种不安,他经历过一次,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



切岛收到信息时,学校正巧中午放学,他边和濑吕聊着天,边收着书包。手机被调成了振动模式,突然在他裤子口袋里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他掏出来,看见爆豪给他发的一个地址,是爆豪家附近的一个小山上,这两天在举办庙会。
经历过英雄杀手的事情后,雄英的学生都明白遇险时要赶忙给同伴发定位。


切岛赶紧抬起头,想要和大家一起去救爆豪,但大家都没有反应,他们都没有收到信息。

所以说,爆豪只给自己发了?


一个抑制不了的声音在心底不断告诉切岛“现在爆豪只需要你。”切岛眼睛微红,顿了顿,拽着手机飞快的跑出了教室。




赶到时会场人还是非常多,大家并无异样,而切岛内心的疑惑更多了。
「没有敌人?」
会场里开始了火花表演,表演者在舞台上变出一簇簇火来,着实好看,而煮沸的糖汁散发出浓郁的甜味,弥散在空气中。
切岛越闻越不对劲儿,这不是爆豪的味道吗?!


他无法想象要是有Alpha抓住爆豪会有什么后果,只能怀着“爆豪肯定能战胜他”的侥幸心理迈开步子。
切岛咬了咬嘴唇,红着眼睛往气味正浓的地方跑去。




爆豪气喘吁吁地倚在一棵树下,他站不住了,身体各个部分都在渗出不明的液体,黏糊糊的,很难受。
流氓在达成目的后就仓皇离开了,显然不想和雄英的天才英雄硬碰硬。
他已经给切岛发了信息,爆豪相信,切岛一定会赶过来的。
趁自己出丑前,把自己带走。


只是气味越来越浓,幸好这里的味道本身也与此相似,不然他可能很快就会被盯上。
“被盯上又怎样,老子要打死他们!”爆豪暗暗的说。



切岛找到了爆豪,在一棵树下。
他微微闭着眼,全身湿透了,像是刚从泳池里爬出来的一般。
黄色的发丝紧贴着脸颊,就算闭着眼也皱着眉头,一脸戾气。
只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味道,太诱惑人了。


切岛捏了捏拳头,跑上前去,推了推爆豪,轻轻地在他耳边说:“爆豪,我来了,我们快走吧。”


爆豪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切岛红色的头发,以及他不对劲的眼神。
爆豪伸出手,喃喃了一句:“背我。”便陷入了黑暗。










-----------------------------
下章肉 大家节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