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芨阿么

裂痕,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

#切爆##ABO#硝烟与酒7-8


#切爆#
#ABO#
#OOC#
#车#




爆豪第一次接触诱发剂这种东西,药性看起来特别猛,直接让他晕过去了,头垂在切岛的肩膀上,平时的锋芒与戾气都褪去,只剩下皱着眉头的睡颜。

切岛托着爆豪的屁股,防止他滑下去,也不知自己到底是摸到了什么液体,匆匆忙忙地往小山坡下跑。爆豪的某个部位正硬邦邦地戳着切岛,切岛感觉自己快炸开了。
要是爆豪再次醒来,可能就会出事儿了。


折腾了这么一会儿,下午的课也不能上了,不过切岛腾不出手来拿手机请假,站在路口,背着爆豪,一时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还是把爆豪送回家好了……」切岛想了想,托了一下爆豪的屁股,往爆豪家跑去。



“叮咚叮咚....”切岛凭着记忆来到了爆豪家,一栋白色的小别墅,想着把爆豪交给父母看护。门铃摁了很久,却没有人应答。不过背后的爆豪却不舒服地把头抬起来,
“我家没人,别摁了,钥匙在我口袋里。”爆豪瘪了瘪嘴,声音听起来比平时多了几分粘腻感,“你背好硬,放我下去。”


放链接了:https://m.weibo.cn/5817199682/4159984818364681





---------------------------
今天看了羞羞的铁拳和英伦对决
所以写到这么晚
拖延症是个坏习惯
大家晚安!

#切爆##ABO#硝烟与酒6.

硝烟与酒6.

#切爆#
#ABO#
#OOC#



这种流氓,爆豪理都不想理。
他回过头瞪了那人一眼,瞧见对方只是个普通人,并非敌人,也不好动手,便低声吼了句:“滚。”用力地挣开了他的手。

没想到放在自己卫衣口袋里的抑制剂在大力下飞了出来,摔在了地上,又因人流拥挤,不知道谁踩了一脚。
它碎了,液体洒在了地上。



爆豪皱了皱眉头,转过身一拳揍在了男人的脸上,男人吃痛地退了几步,啐了一口,他飞快冲上前来,和爆豪扭打在一起。
好心情全没了。

站在路中间打架总是不好的,而由于法律的规定,不得随意使用个性,爆豪只得把那流氓引到路边揍。不过那人也有两把刷子,竟与爆豪势均力敌。
偶然一个瞬间,爆豪被近了身。只听那人嘲讽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雄英的学生就是了不起。你有抑制剂,难道我就不能有诱发剂么?”



爆豪内心涌起一股巨大的恐惧,可他还没来得及逃开,那人就把一瓶小小的喷雾拿出来,朝爆豪的脸上喷了一下。
细密的水雾散开,被爆豪吸进了鼻腔里,它们融进细胞,看似平常,却让爆豪产生了强烈的不安。



那种不安,他经历过一次,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



切岛收到信息时,学校正巧中午放学,他边和濑吕聊着天,边收着书包。手机被调成了振动模式,突然在他裤子口袋里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他掏出来,看见爆豪给他发的一个地址,是爆豪家附近的一个小山上,这两天在举办庙会。
经历过英雄杀手的事情后,雄英的学生都明白遇险时要赶忙给同伴发定位。


切岛赶紧抬起头,想要和大家一起去救爆豪,但大家都没有反应,他们都没有收到信息。

所以说,爆豪只给自己发了?


一个抑制不了的声音在心底不断告诉切岛“现在爆豪只需要你。”切岛眼睛微红,顿了顿,拽着手机飞快的跑出了教室。




赶到时会场人还是非常多,大家并无异样,而切岛内心的疑惑更多了。
「没有敌人?」
会场里开始了火花表演,表演者在舞台上变出一簇簇火来,着实好看,而煮沸的糖汁散发出浓郁的甜味,弥散在空气中。
切岛越闻越不对劲儿,这不是爆豪的味道吗?!


他无法想象要是有Alpha抓住爆豪会有什么后果,只能怀着“爆豪肯定能战胜他”的侥幸心理迈开步子。
切岛咬了咬嘴唇,红着眼睛往气味正浓的地方跑去。




爆豪气喘吁吁地倚在一棵树下,他站不住了,身体各个部分都在渗出不明的液体,黏糊糊的,很难受。
流氓在达成目的后就仓皇离开了,显然不想和雄英的天才英雄硬碰硬。
他已经给切岛发了信息,爆豪相信,切岛一定会赶过来的。
趁自己出丑前,把自己带走。


只是气味越来越浓,幸好这里的味道本身也与此相似,不然他可能很快就会被盯上。
“被盯上又怎样,老子要打死他们!”爆豪暗暗的说。



切岛找到了爆豪,在一棵树下。
他微微闭着眼,全身湿透了,像是刚从泳池里爬出来的一般。
黄色的发丝紧贴着脸颊,就算闭着眼也皱着眉头,一脸戾气。
只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味道,太诱惑人了。


切岛捏了捏拳头,跑上前去,推了推爆豪,轻轻地在他耳边说:“爆豪,我来了,我们快走吧。”


爆豪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切岛红色的头发,以及他不对劲的眼神。
爆豪伸出手,喃喃了一句:“背我。”便陷入了黑暗。










-----------------------------
下章肉 大家节日快乐






#切爆##ABO#硝烟与酒5.

硝烟与酒5.

#切爆#
#ABO#
#OOC#

“谁看不出你们是一对啊。”濑吕的话猛的敲中切岛的心。切岛的脸刷的一下红了。


「我怎么可能和爆豪是一对啊!原来大家都这么认为吗?幸好爆豪不在,要被他听到,他肯定得气死啊..虽然爆豪有的时候很可爱...凶凶的也很帅..但是....」

“但是什么?”芦户笑眯眯地趴在切岛桌上,等待着呼之欲出的八卦。切岛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说出声了,他猛地一下捂住嘴,惊恐地盯着芦户的大眼睛。
他整理了一下情绪,义正言辞地说道:“我和爆豪才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们是好朋友...”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因为他不确定,爆豪是不是在躲着他,是不是仍把他当兄弟。
突如其来的不安差点击碎了切岛。

只是他心里,很不想,很不想放开爆豪。


“切岛君,你要敢于直面自己的感情啊...”芦户看着切岛略略不安的脸色,也有点慌张,只能柔声安慰道:“无论是友情还是爱情,只要抓住你想要的那一个就好。”

对,要抓紧他!


“如果实在想要一个答案,那就问自己,你喜欢他吗?”

喜欢吗?
怎么可能不喜欢?
第一次与他一起作战时,爆豪潇洒的背影就深深地吸引住了他。每一次找他帮忙,爆豪虽然表现的很不耐烦,但总会为他两肋插刀的别扭的样子,早已在切岛心中无法抹去。

当他的性别分化成了Alpha时,切岛心中暗暗的有一个声音在说着:“要是爆豪是Omega就好了。”
切岛以为,自己只是,不想看到爆豪和其他的人更亲密的样子。

当自己发现爆豪竟然是Omega时,内心顿时宽慰,但另一个恐怖的疑问涌上心头:
「谁会占有爆豪?」

我可以吗?

为什么不可以?

为什么不能是我?
....

终于云销雨霁,内心的方向逐渐清晰。切岛抬起头,认真的看着芦户,揉了揉眼睛。
“谢谢你,芦户。我知道了。”
他笃定的握起拳头,决定着什么。



---------------



爆豪虽然处在发情期,但因为自身体质并不弱,再加上随身带了抑制剂,所以并不怕出门。正巧,今日有庙会祭典,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太乱,他打算去祈福一下。


爆豪套了一件宽大的卫衣,戴上帽子和口罩,就出了门。阳光有些许炽烈,蝉也不厌其烦地叫着,但他心情不错。


庙会的人很多,显得嘈杂。这里出名的是一颗几百年的祈福古树,以及好吃的手工糖片。
爆豪想起小时候,自己和父母来这里玩时,吵闹着要买糖吃。
那时候真开心。
他买了一颗糖果,塞进嘴里,仿佛回到了幼时,心中的阴霾逐渐散开。



跟着人群走向古树,远远看见满树的红绳,下面挂着一张张小小的纸片,上面写着人们的祈愿。
“孩子,你想要写一张吗?”不知不觉走到了树下,一个老爷爷拿着纸和笔,笑眯眯地问他。
爆豪点了点头,接过纸笔。“谢谢”


「希望大家平安
我能成为最强英雄
还有
我们还能是好朋友」


爆豪苦涩的笑了笑,对于无论什么都无比自信的自己,在面对依赖的人来说,就脆弱不堪。
他舒了口气,将纸挂了起来。纸片随风飘动,他享受着此刻。


正午的太阳有些刺眼,爆豪刚想走到树荫下休息,不料人群中伸出一只手,抓住了他的手臂,流里流气的声音戏谑道:

“嘿嘿,这不是几年前被敌人抓做人质的那个小孩吗?”





#切爆ABO#硝烟与酒4.

硝烟与酒4.
#切爆#
#ABO#
#OOC#




爆豪正擦掉那白浊的手顿了顿,又继续擦。他闷闷的回答:“嗯。”


爆豪隐藏的很好,切岛没有发现,爆豪的情绪从看见切岛进入更衣室时,就破裂了。满满装着“切岛”二字的心意如山洪般喷涌而出。

那一刻,他认了。也许他就是喜欢切岛,而注定了他遇到困难时切岛总会成为第一个来帮助他,扶持他的人。
不管是新班级中第一个不因他脾气而远离他,或许是第一个邀他一起回家,还是第一个不论怎样都甩不掉的跟屁虫。
切岛已经以各种名义霸占了他许多的第一次。

而当他看见切岛眼中的急切时,他是感动的。他一面希望切岛在这个时候能远离自己,或许还能继续做好朋友。又有一面,悄悄的希望切岛能趁机占有自己,或是亲自打破这个关系。



可他知道,切岛两者都不会选。切岛虽然看起来大大咧咧,但他总有能力,把所有的人际关系处理的恰到好处,论这点,爆豪不得不服。

切岛没有逃离他,也没有趁人之危。他并不会因为爆豪是个Omega而做出什么,他只是云淡风轻地,帮他注射了抑制剂。切岛看起来真的一点都不在乎,爆豪是不是一个Omega。

而爆豪心底,是有那么一点期待他在乎的。

此刻,两人都看不懂对方了。



「果然切岛还是只想和我做朋友吧。」爆豪把纸团扔进垃圾桶,眼睛有些许酸涩。切岛仍靠在衣柜上出神。爆豪无声地换了干净的衣服,不愿再尴尬下去。正巧下课铃响起,他逃也似的离开了那里。

更衣室没有监控,除了他俩,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件事。





切岛望着爆豪空空的桌椅发呆,那天过后,爆豪就再也没来过学校,相泽老师只是平淡的解释了因为身体原因请假三天,况且爆豪的文化科毫无问题,而实战,学校只是提供了更好的环境而已。

切岛不放心,爆豪从来没有请过假,就连迟到也没有过。虽然爆豪看起来像一个坏学生,但他居然还有过“全勤优秀生”的称号。
而这次居然请了三天假,切岛不能不把原因归结到自己身上。


爆豪在自己面前露出了软弱的那一面,还帮自己做了那种事情。往常从来不怕爆豪生气的切岛,如今却有点害怕了。要是自己当时没硬,会不会不会变成这样。

“我为什么会对着爆豪硬啊……”切岛懊恼地挠了挠头,小声嘀咕着,后悔之意又一次涌上心头。

但就算再怎么心神不安,切岛也不敢去爆豪家里找他。他知道“身体原因”只是发情期而已,Alpha会更好控制,而Omega,而且还是爆豪这样从未被标记过的Omega,就算身手再厉害,只要被Alpha盯上了,也会非常危险。

而切岛害怕的,是自己再看到发情期控制不住自己的爆豪时,会做出一些不可理喻的事情。


切岛只能期待几天后,爆豪能像平时那样拽拽的走进教室,然后由他兴奋的上前去打招呼,和平时一样。




“切岛,你在想什么?”濑吕盯着出神的切岛,感到奇怪。
“不会爆豪没来,你都不想上课了吧?”

“没有啦,只是有点担心他。”切岛没好气地挥了挥手。
“那就去找他啊,谁看不出来你们是一对啊……”濑吕笑了笑,走开了。

“我也想找他啊……诶?”切岛愣了一秒。

#切爆##ABO#硝烟与酒 1.

硝烟与酒1.
#切爆#
#ABO#
#OOC#



这是一个英雄的世界,几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个性”,他们用一技之长保护着身边的人们,或是伤害着谁,更多的人,选择利用个性做点有意义的事,过平淡的生活。

直到两年前,人类性别上更复杂的分化爆发了。不同于男女,由Alpha,Beta,Omega组成的性别结构横空出世,再与“男、女”配对,最终组成了6种全新的性别:男Alpha,男Beta,男Omega,女Alpha,女Beta和女Omega。

Alpha和Omega可结合来繁衍后代,而大多数的人,尤其是Beta,仍选择以男女结合的方式生育后代。世界因此而变得丰富,人与人的个体差异也逐渐明显,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不如说,这个世界更乱了。




C1.
爆豪胜己,雄英高中英雄科A班的佼佼者,拥有着强大的个性——爆破。命运之神在4岁时眷顾了他。作为一直以来的孩子王,小霸王的他,在16岁的第三个月,一次体检中,被告知了自己是个Omega。

就像是命运之神向他开了个玩笑一般。

爆豪当场就把体检报告炸成了碎屑,医生仍在旁边喋喋不休地告诉他:“要每个月来医院领一次抑制剂,平时想要掩盖信息素也有专门的药物....”爆豪差点没把医生给炸飞,直到一周后他才消化了“自己是个Omega”的信息。

就算是个Omega,也能做最强英雄。

可爆豪从来没有发过情,也没有什么味道。医生说:“第一次的性征可能随时都会显现出来。”像是在心里埋下了一个炸弹,随时都可能将真相炸开。

冬天很快过去了,爆豪已经在雄英带了一年半,其中最好的朋友是切岛锐儿郎,个性「硬化」,一个阳光健气的男子汉。虽说是爆豪的好朋友,却没有发现他已经发育了第二性别,毕竟切岛一向是个粗线条。

初夏,蝉有一声没一声地在窗外叫着,阳光从树叶的缝隙中漏进来,在课桌上留下点点光斑。老师因为临时有事就将课改为了自习,同学们翻着书,准备紧接着的文化考试。

爆豪一只手挡住了耳朵,蝉毫无规律的鸣叫令他烦躁。他另一只手拿着笔慢慢转着,皱着眉头盯着对他来说毫无难度的笔记。

切岛急匆匆地跑向他,手里还端着一本厚厚的笔记,一下子凑到爆豪面前,把笔记放在他桌上,双手合十,可怜兮兮地说道:“爆豪君,虽然你上次已经给我讲过一遍了,但我还不是太懂....”

爆豪拍了一下切岛的头,“你是笨蛋吗?该这样做...”

突然,切岛闻到了一小股奇异的味道。“身处战场”这个形容是最合适不过的了。硝烟的味道,不刺激不强烈,而是淡淡的,不仔细去嗅还注意不到。更奇怪的是,深吸一口后,口腔深处会泛起一股甜味儿,干燥而清爽的甜味,仿佛要溢出来了。

切岛抬起头,看向正在认真解释的爆豪。

他很确定这股味道是从爆豪身上传来的。

切岛是个Alpha,他很清楚信息素是如何显现的。然而,爆豪的气味对他并没有攻击性....

“爆豪,你闻到什么味道没有?”

这是爆豪才意识到自己的不对劲。硝烟的味道已经扩散到他和切岛能轻易闻到。

「这是我的..信息素吗」爆豪心中出现了暂时的空白,更多的是慌张,他没有随身携带药物,现在只能去找恢复女郎。

他看着切岛,脸红红的,“题去问八百万。”他顿了一下,感受到身体越发燥热。“我去处理一下。”接着飞速地跑出了教室。


被发现了吗?
这可是个大事。

#切爆#男朋友来大姨妈了怎么办??

#切爆#
#又中了奇怪的个性呢#

“爆豪,为什么今天晚上不能做?”切岛不满地嘟起了嘴。
“没有为什么,就是不可以!”爆豪皱皱眉头,像是在隐忍着什么。

自从第一次尝鲜以后,切岛像是被打开了某种机关,由于是在假期,于是天天都拉着爆豪做。
其实爆豪体能很棒,也没有很抗拒,每次都欣然接受了。

可是偏偏今天不行,切岛觉得有问题,绝对有问题。

--------------------
晚上,静悄悄的,切岛从后面抱着爆豪。

月光透过窗帘洒进来,爆豪熟睡的侧脸亮晶晶的,不过仍然皱着眉头。

其实和切岛在一起后很久,爆豪睡觉都不会皱眉了,他找到了安心的依靠。

这些只有切岛知道。可他没有睡着,他看见爆豪皱着眉头,不是很开心,又想起爆豪今天拒绝自己的样子,有点心酸。

「我天天拉着他做,是不是太过分了……」

可习惯已经养成了,切岛微微发硬的下身只好轻轻地抵着爆豪的屁股,想要深呼吸几次让它放松下来。

可是切岛马上就意识到哪里不对了。

爆豪的屁股上垫着什么!!!!

-----------------------------------

爆豪也没有睡的很熟,以至于切岛轻轻一推,他就醒了。

一睁眼就看见切岛略带惊讶的眼神,以及他颤巍巍地轻声询问:“爆豪,你,屁股上是什么?”

爆豪睡意一下子就没了,他挣扎了一下,还是决定坦白。

“我今天不是去了事务所吗?”他看着切岛认真的眼神,拼命想要好好地给他解释明白,但语气中还是有些许羞恼,“我和一个小助理起了点争执,然后她就使用了她的个性...”

“我屁股就流血了……还停不了。”

“不准笑我。”

切岛就憋了一秒钟,“哈哈哈哈哈哈哈。”
接着他投向爆豪略带疑惑的表情,“所以说,我的男朋友爆豪君,是来大姨妈了吗??”

爆豪狠狠地盯着切岛,虽然和切岛在一起以后脾气稍微收了点,但也不至于能容忍他嘲笑自己。

爆豪打了切岛一拳,转过身把被子拉上继续睡。

切岛轻轻在他耳边问到:“多久才会恢复啊?”

爆豪不太开心的说:“就女生大姨妈那几天吧……”

--------------------

爆豪始终没有睡着,翻了好几个身,天蒙蒙亮时,他睁开了眼睛,下面有一层淡淡的黑眼圈。

他推了切岛一下,“我肚子疼。”

“好疼。”

其实真的很疼,但爆豪不是那种会流着眼泪打滚要亲亲的男生,他只是忍着,淡淡的说一句。

切岛揉了揉眼睛,用手捂了捂爆豪的肚子,忧心忡忡地看着他的侧脸,
“还疼吗?”


“疼...”爆豪的五官都要挤到一起了。

切岛只好爬起来给他准备了一个暖手袋捂在肚皮上,又让他躺好,跑去厨房煮红糖水了。

爆豪接过稍微有点烫嘴的红糖水,嘟起嘴吹了吹,喝了几口,感觉肚子好了一点。

“我死都不要做女生,这个个性太垃圾了。”

切岛帮他捂好了被子,“爆豪你好好休息吧,再睡一会。还疼就去看医生。”

“这么羞耻的症状怎么可能去看医生啦!!”爆豪越生气,肚子越疼,像是在和他作怪。

他只能抿着嘴,皱着眉头,强忍着疼痛。

切岛侧过身亲了亲爆豪的眼角,“乖乖,我给你再煮一点的热东西。”

终于,在切岛无比细心的上网搜查,甚至询问班上女同学的方式下,爆豪的肚子不那么痛了。

但爆豪来大姨妈了这件事情,爆豪要求他打死都不能说出去!


突然想到

爆豪总是撂完狠话一个人离开,要是哪天对方不高兴了把他绑在回家路上的仓库里面狠狠艹怎么办呢?要是对方比他强呢?他是不是还是一边骂着混蛋一边掉眼泪?

明天就开学啦!换了新的教学楼,新的老师,感觉这是一个新的开始吧。
会自己限制玩手机的时间,以后只能慢慢周更了。
一切都是为了自己,以后的路要加油了……